注冊

棕櫚股份定增背后股東暗戰 棲霞建設對上河南國資

2020-07-24 09:11:01 每日經濟新聞  曾劍

  棕櫚股份(002431,SZ)定增的實施遇到了阻力。針對定增方案,公司主要股東之間爭議不小。一是志在鞏固控制權的河南國資,另一方是擔憂自己利益受損的棲霞建設(600533,SH)。股東之間的不和諧,注定棕櫚股份這場定增要遭遇些許波折。

  定增遭到3名董事反對

  棕櫚股份于7月22日晚間公告稱,公司第五屆董事會第十二次會議在7月22日以通訊方式召開,會議審議通過《關于提請召開2020年第六次臨時股東大會的議案》。上市公司計劃在8月7日召開股東大會,審議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事宜的相關議案。

  不過,對于棕櫚股份上述安排,董事會的意見并不統一。11名董事中有8人投了贊成票,公司董事湯群、王海剛,獨立董事李啟明投了反對票。在這3人看來,棕櫚股份截至一季度的業績未有明顯改善;公司股價處于最低位,當前實施定增,會損害中小股東權益;若現階段公司股本進一步擴大,公司收益將進一步攤薄,擔心難以支撐股價,將有損公司形象和廣大股東利益。

  從簡歷來看,湯群、王海剛都在棕櫚股份股東棲霞建設任職。其中,王海剛任棲霞建設副總裁、董事會秘書;湯群現任棲霞建設監事會主席。而截至一季度末,棲霞建設持有棕櫚股份股份1.77億股,持股比例為11.87%,為公司第二大股東。因此,湯群、王海剛在董事會投下的反對票,無疑代表著棲霞建設對棕櫚股份這場定增的不滿。

  事實上,在棕櫚股份6月初發布定增預案之時,這幾位董事便表達了異議。當時,湯群、王海剛在董事會上投了反對票,反對理由與上述理由近乎一致。而李啟明當時投了棄權票,其表示:“鑒于董事之間對于本次非公開發行股票事項有不同意見,本人對于公司此次推行非公開發行股票事項是否符合上市公司及股東的長遠利益,無法準確判斷,因此對相關議案持保留意見,棄權表決!

  棲霞建設曾遭河南國資“橫刀奪愛”

  這是一份怎樣的定增預案,緣何棲霞建設的對抗情緒高漲?

  定增預案顯示,棕櫚股份擬以2.21元/股的價格,非公開發行不超過3.5億股股份(含本數),募集不超過7.735億元資金,募資凈額擬全部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和償還有息負債。發行對象為公司控股股東河南省豫資保障房管理運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豫資保障房)。

  如果發行順利完成,豫資保障房的持股比例將從13.10%大幅提升至20%以上,從而與棲霞建設等股東之間拉開差距。河南省財政廳對棕櫚股份的控制地位將得到鞏固。與此同時,豫資保障房對棕櫚股份的持股成本也將被大幅攤薄。早前,豫資保障房于2019年2月同吳桂昌、林從孝等人簽署《股份轉讓協議》,以3.94元/股收購棕櫚股份股份1.95億股(占上市公司總股本13.10%)。

  對于棲霞建設而言,其投資棕櫚股份多年,一度有入主的打算,但最終卻被豫資保障房后來居上,個中滋味恐怕有些苦澀。

  據棕櫚股份招股說明書,棲霞建設早在2008年7月就入股了棕櫚股份。多年來,棲霞建設一直在棕櫚股份堅守,所持股份雖有增減,但始終位居重要股東之列。2018年9月,棲霞建設宣布擬以4.699元/股的價格收購賴國傳、張輝、林彥等人所持有的棕櫚股份合計7552.37萬股股份(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約5.08%),收購總價約3.55億元。收購完成后,棲霞建設對棕櫚股份的持股比例增至11.87%(2019年3月完成過戶登記)。2018年10月,棲霞建設還計劃從棕櫚股份時任控股股東吳桂昌及其一致行動人吳建昌、吳漢昌手中受讓5%~8%股權。若交易順利實施,棲霞建設將成為棕櫚股份控股股東。

  然而,棲霞建設未能成功上位。2019年2月,棕櫚股份公告稱,吳桂昌及其一致行動人等將其所持有的公司部分股權,轉讓給豫資保障房,同時終止了與棲霞建設的股權轉讓事宜。2019年5月,吳桂昌、林從孝分別將持有的棕櫚股份部分股權對應的表決權委托給豫資保障房行使,豫資保障房擁有表決權的股份數量增至3.55億股(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23.88%),成為棕櫚股份控股股東。

  回頭來看,豫資保障房成為這場控制權爭奪戰的勝利者,源于其提供了更誘人的條件。其中包括:將向棕櫚股份提供等同于10億元的融資支持;在河南省域內加強與棕櫚股份在傳統園林工程業務和生態城鎮產業等方面的協同等。

  近5個交易日,棕櫚股份股價累計上漲10.80%。

(責任編輯:趙伊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成年无码av片在线观看蜜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