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到底是誰在看“吃播”?

2020-08-17 09:28:50 每日經濟新聞  楊棄非

  吃播本無原罪,浪費才是可恥。

  每經記者 楊棄非 每經編輯 楊歡


  圖片來源:B站截圖

  作為網絡直播的一脈分支,吃播似有成為眾矢之的風險。

  前兩天,央視點名批評“大胃王”吃播,稱其誤導消費、浪費嚴重。緊接著,吃播主陣地抖音、快手先后回應稱,針對浪費糧食、假吃、催吐、宣揚量大多吃等吃播,將給予刪除作品、關停直播、封禁賬號等處罰。

  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網絡表演(直播)分會亦發文,要求各會員企業進一步加強直播內容管理,特別要重點關注以美食類為主要內容的直播。

  作為一個地道的“舶來品”,吃播衍生于早期日本“大胃王”探店節目,在藝人遍地的韓國形成一種直播門類,傳導至美食大國中國,借短視頻與亞文化風口,扶搖而上。

  業內人士提供數據顯示,去年,美食類視頻中,吃播所占的比例大概在40%至50%!邦^部”吃播的年收入能達到百萬級別,每個播主背后都是上千萬的粉絲量。

  是誰在“窺屏”別人吃飯?

  有人做過調研,喜歡看吃播的粉絲們大多是年輕人,幾位“頭部”吃播播主的粉絲都大致集中在16至25歲之間,女粉的比例更高。而跟美食緊密相關的地域如廣東、川渝、江浙滬一帶,同樣也是吃播粉絲更密集的聚集地。

  與粉絲組群的才藝直播、電商直播不同,看吃播更多是個人的故事。我們找了幾個吃播的粉絲聊了聊,在這個充滿了各式各樣選擇的時代,他們為什么會為吃播著迷?

  “吃播就是升級版大眾點評”

  講述人:MINGQING 年齡:23歲 定位:成都


  圖片來源:B站截圖

  有人說,現代人的小確幸有一半都來自美食!霸姾瓦h方”,有的時候就在眼前的一碗粥、一盞茶之間。

  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美食控,休息的時間幾乎都用在尋找美食、體驗各地美食文化上了。以前我基本上都是靠大眾點評尋找美食,拔了不少草,也踩了不少雷,現在大眾點評已經到了至尊會員,當然,評論不少是靠吐槽撐起來的。

  今年初疫情最嚴重的那段時間,我幾乎有3個月沒有去餐廳吃飯,外賣成了我享受美食為數不多的出口。當時有一個朋友剛從密子君團隊離職,他們推出了外賣測評系列,在他的介紹下,我開始在吃播里找外賣店。

  吃播播主一般都有很明確的城市屬性。密子君是成都吃播播主,活動范圍和我上班、居住的區域差不多,她探店的餐廳很多在我的外賣配送范圍內。我看吃播的目的主要是“排雷”——炒飯是粒粒分明還是浸在油里、水煮肉片墊了多少豆芽,甚至店里環境大致怎樣,這些在刷單成風、P圖嚴重的大眾點評里可不太容易看出來。

  通過吃播找店也要掌握一些小技巧。一般情況下,播主接推廣會明說,但也有一些行業“潛規則”。比如密子君,平時探店大多不會報店名,但會留下一些線索,餐廳周圍的地標之類的,然后就會有人在大眾點評上“深扒”,找到準確定位。有一次她只念了一條大眾點評上的評論,我翻遍微博都沒找到“同好”成功破譯,只好作罷。

  評論區也是判斷依據。有“微表情十級學者”,能通過一個皺眉和假笑來判斷播主是念廣告還是真心推薦。跟廣告主打游擊戰,是每個吃播粉絲的必修課。

  找到和自己口味相近的吃播是一種緣分,F在我已經養成習慣,每天睡前刷一下吃播,為遇見美食做儲備。大眾點評上,我光收藏待打卡的餐廳就有好幾頁。

  “拯救我脆弱的腸胃”


  講述人:Miaaaa 年齡:25歲 定位:南京

  圖片來源:B站截圖

  吃東西對人來說有多重要?我看過一個人類快感程度排序,吃喜愛的食物時多巴胺單位分泌量能達到130,比按摩和疲倦時睡覺還要高。我深有同感,吃東西就是我的快樂源泉。

  在國外留學期間,我曾經陷入很喪的情緒中,因為沒有家人朋友陪伴、又缺乏國內娛樂活動,只有吃才能讓我有些許緩解。但怎奈“眼大肚皮小”,我總是晚上吃很多,但又無法消化,白天只有吐出來。心情是好了,但身體就有些吃不消。

  一次在視頻網站上收到了“食彩之國”的推送(一個日本的海鮮紀錄片)。每一集都會有幾分鐘,給主持人試吃的鏡頭。我一下就被吸引住了,專門找每集的吃飯集錦來看。那應該是我最早接觸的吃播了。

  吃播能讓我有一種“代理滿足”的感覺。雖然看的時候可能會很餓,但是看完了就會覺得很開心。特別是像產地打撈上來的海鮮現殺現吃的這種經歷我很少有,看吃播的時候就好像自己也吃過了!疤摽粘燥垺钡慕洑v讓我徹底戒掉“吃了吐”的壞習慣,腸胃也逐漸好轉了過來。

  到現在,我已經算是吃播的“老粉”了。從日本到韓國,再到國內的吃播,基本上我都看過。也聽過有人得厭食癥后,因為看吃播胃口好轉的故事,還有飽受孕吐折磨的孕婦以此應對胃口不佳的問題。

  看吃播助消化已經成了我的常態。最近我也試著用吃播控制飲食——健身配合“168”間歇性斷食來減脂,“斷食”的時間就靠吃播來“飽飽眼!。

  但不得不說,現在的吃播有點變味了。好幾個一直關注的博主,現在只有接推廣才發視頻,點開也全是廣告!扒★垺睙o可厚非,但本來我就很反感大胃王這種博眼球賺錢的吃播,現在感覺他們也沒什么兩樣了。

  “哥哥的吃播,當然要看”


  講述人:Weedy 年齡:21歲 定位:上海

  圖片來源:新浪綜藝

  我從來就沒想過我會看吃播。每次看視頻不小心刷到大胃王吃播,把一堆東西胡亂塞進嘴里的樣子實在讓人不適,我都會迅速滑過去。

  前段時間,我的偶像一段吃飯的視頻突然出圈了?吹匠圆ノ冶灸艿乜咕芰艘幌,但偶像的吸引力太大,漸漸地我就接受了他這種形式的“露臉”。

  作為一個老韓粉,我認識吃播也是從韓國藝人開始的。有一段時間,各類直播突然在韓國火爆起來,有素人因為直播走紅、有機會登上三大無線臺電視節目,在“每6個人就有一個藝人”的韓國,越來越多小偶像開始加入這個風潮。不只吃播,“躺播”“玩播”“健播”……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

  和普通人的吃播相比,藝人吃播更像是展現他們真實的一面。舉個例子,以前經常有藝人打造“吃不胖”人設,然而最后被證實大部分都是“擺拍”。敢吃播的藝人,要么就是真的吃了然后胖了,要么就是吃的時候小心翼翼,喝飲料都要計算卡路里,這些細節,過去粉絲還真難接觸到。

  最近我看了關曉彤走紅的“蔬菜三明治”吃播。不得不說,我周圍對她無感的朋友有因為這個“路轉粉”,我也試著做了,感覺自己也能像她一樣瘦下來。

  現在國內越來越多明星開吃播,微博上三不五時就能看到明星因吃播上熱搜,話題度高了,批評也隨之而來。我希望能更經常地看到偶像的活躍,但又不希望他成為眾矢之的,心里還是有點矛盾。

  明星開吃播就是“糊”?我可不這么認為。粉絲能看到明星的另一面,明星也能圈到更多粉,何樂而不為?

  “沒有吃播我睡不著”


  講述人:ERIC 年齡:30歲 定位:深圳

  圖片來源:B站截圖

  朋友“深夜放毒”怎么辦?要我看,你做成吃播,我不僅不會生氣,還會非常開心。

  因為上班大腦高度緊張,又經常加班到很晚,到了睡覺的時間經常是還處于亢奮狀態,因此,我養成了看無腦視頻放松入睡的習慣。我試過很多種視頻,吃播對我的效果最好。

  我每天睡覺的時候通常是這樣:點亮床頭燈,調至當天最符合心情的顏色,打開加濕器,也要加入最符合心情的精油,然后,拿起Ipad、在b站上搜索最喜歡的吃播播主。我會篩選以ASMR為主的吃播,被放大的咀嚼聲和吞咽聲,是我入眠最好的“白噪音”。

  跟我一樣“以吃助眠”的并不在少數。有一段時間,吃播界還刮起過一陣“小聲吃播”的潮流。播主溜進熟睡父母的房間,摸黑擺上一桌火鍋,有的還會擺上一個分貝儀,就是要在盡量無聲的情況下吃完一頓飯。雖然都是“套路”,但買賬的并不在少數,還沒等背景里的“父母”醒,評論中好多人都已經沉沉睡去。

  有一次我遭遇催婚,晚上胡思亂想睡不著。打開吃播視頻,看到播主一如既往開心吃飯的樣子,看到爭吵播主有沒有掐掉吞咽動作的彈幕,我突然感到沒那么難受了。根據市場調研公司NPD的報告,美國人大概有百分之六十的時間一個人吃早飯,一半的時間一個人吃午飯。吃播帶來的陪伴感,大大滿足了現代人“自我社交”的需要。

  最近,我也有些擔心我一直看的吃播遭到封禁。在一個播主最新更新的視頻里,20分鐘的視頻都在循環播放“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浪費可恥,節約為榮,培養節約習慣”的滾動字幕。這樣也挺好,可以刷掉以多吃量大換取流量的播主,讓真正的吃播有更好的生存環境。

  看吃播,到底在看什么?吃播的發源地日本或許可以給出答案。

  去年,《深夜食堂》在中國遭遇水土不服,有人曾分析,日本的夜食文化注重孤獨和慰藉感,而中國夜宵的關鍵則在于聚會、熱鬧。博主一個人的大快朵頤,通過網線與屏幕前的看客連接在一起,變成了一群人的狂歡。在愈加強調個人感受的今天,吃播組的“萬人局”,讓每個個體完成了一次又一次心靈的回歸,

  吃播本無原罪,浪費才是可恥。讓野蠻生長歸于有序,真正的美好才能浮出水面。正如有人說的那樣,一碗人間煙火就是生命里的歲月,歲月不能長久,生活值得守候。

(責任編輯:趙伊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成年无码av片在线观看蜜芽